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莫言诺贝尔文学奖让我苦不堪言-【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1:55:21 阅读: 来源: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去年八月,我在北京不胜烦扰,便躲回高密,没想到高密也不是世外桃源,随着开奖日期渐近,各种传闻和谣言使我心烦意乱,想不到我一生与人为善,竟然有这么多人恨我。渐渐地我明白了,这就是诺奖被曲解的意义。」 仍然「纠结」,「诺奖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世态人心,也照出了真正的我和哈哈镜化的我。」

两位 文学奖得主的同题PK,你期待吗?

而且,他们的主题,都与「 」有关。

昨天,2012年诺奖得主、58岁的 ,与2003年诺奖得主、73岁的南非作家库切,在北京现代文学馆,做了一场「诺贝尔文学奖及其意义」的同题演讲。

「同样谈诺奖话题,库切谈诺奖审美标准的变化,很酷很简洁。 老师的发言可以概括为:『莫骂我,我也不想得奖来着。我只是一个热爱写作的孩子。』」听完两人的演讲后,作家蒋方舟这样总结。

人物:莫言 年纪:58岁

获奖时间:2012年

他说:

「其实诺奖让我苦不堪言」

自从去年12月从瑞典领完诺贝尔文学奖回来,莫言就「躲」了起来。昨天还是跟随他到瑞典领奖后,记者第一次看到他。

他,正襟危坐。

灰色西服,扣紧了所有的扣子,打着领带。

「如果让我自己选择,我绝对不会选择和诺奖有关的话题。」莫言一上来就先表达「无奈」与「纠结」,「但是库切喜欢这个话题,我就说说。」

在莫言的印象里,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每年九月底十月初,媒体都要炒作一番诺贝尔奖。「我之所以愿意接受记者采访,是为了表达我对诺贝尔文学奖的看法。渐渐地,问题就出来了,变成了无论怎么回答都会挨骂,因为后来成了批判中国作家的爆发口。」

「我跟诺贝尔文学奖产生联系是1994年,那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先生,在瑞典学院的演讲中提到了我的名字。」莫言回忆,「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很高兴,但冷静地一想,得诺奖这事对我来说,几乎是个幻想。因为我深知自己的作品,无论从量上,还是质上,都相差甚远。」

后来,大江健三郎在中国的数次演讲中,都谈到了诺贝尔文学奖。而他认为莫言是有资格获得诺奖的中国作家之一。「这件事其实让我苦不堪言,以至于我曾经公开表示,如果你和哪个作家有仇,那就散布谣言,说他是最有希望获得诺奖的人。在中国,一旦被封为最有希望获得诺奖的作家,你就左右不是人。」

「去年八月,我在北京不胜烦扰,便躲回高密,没想到高密也不是世外桃源,随着开奖日期渐近,各种传闻和谣言使我心烦意乱,想不到我一生与人为善,竟然有这么多人恨我。渐渐地我明白了,这就是诺奖被曲解的意义。」莫言仍然「纠结」,「诺奖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世态人心,也照出了真正的我和哈哈镜化的我。」

最后,莫言切入正题,讲起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意义和作用。」

「我想大概可以概括成几条,一是可以让文学在短时期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每当文学被人们渐渐遗忘的时候,诺奖就来刺激一下;二是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引发阅读的热情,很多久久不读文学作品的人,也会去买一本来看一看;第三就是能在短时期内,让获奖作家的作品很畅销,会让一个原本默默无闻的作家置身于聚光灯下,成为被万众瞩目的焦点。」

他再次纠结地说:「不管我配不配,我确实是一个诺奖获得者,我现在最该做的事就是尽快地回到书桌前,写出好的作品。」

「再过6个月,新的诺奖得主就会出炉,到那个时候,估计就没人理我了,我很期待。」虽说是自嘲,却真能感觉出这是他的心愿。

「去年八月,我在北京不胜烦扰,便躲回高密,没想到高密也不是世外桃源,随着开奖日期渐近,各种传闻和谣言使我心烦意乱,想不到我一生与人为善,竟然有这么多人恨我。渐渐地我明白了,这就是诺奖被曲解的意义。」莫言仍然「纠结」,「诺奖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世态人心,也照出了真正的我和哈哈镜化的我。」

人物:库切 年纪:73岁

获奖时间:2003年

他说:

「其实每一部作品都是黑暗的」

库切一出现,边上一阵骚动,然后,耳闻之处都是:「库切好帅!」

白发、白眉、白须,却搭了件粉衬衣,解开了最上面两个扣子不说,还套了件酷酷的黑皮衣——再加上他很高很挺拔,有点明星来走秀的感觉。

库切,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赢得两次布克奖的作家。加上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他在世界文坛的成就被认为空前。

别看他外表光鲜亮丽,实际上,库切以不苟言笑闻名。这从库切从未出席布克奖颁奖典礼就可看出。诺贝尔奖主办单位也已警告全世界的记者,不要冀望采访到他。

这次,他来中国,是因为他的新书《耶稣的童年》,以及库切作品文集,刚刚由浙江文艺社推出。

之前,有媒体预测他发言将不超过5句。

还有人把他称为南非版「莫言」,段子是这样的:有位导演想把库切的作品《内陆深处》改编成电影,问库切:「你觉得这样写好不好?」半个小时后,他才会回头来说:「不,这样不好。」

当然,昨天,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但张悦然的疑问,很好地诠释了库切的风格:「库切的演讲就这样结束了吗?为什么我觉得他只是把维基百科上『诺贝尔文学奖』的词条念了一遍呢?」

是的,库切昨天以「诺贝尔先生是个制造炸药的人」讲起,把诺奖的奖金、颁奖细则、评选条例都讲了一遍。「今天台上两个人,是比较了解这个奖的,因为他们都领过奖了。」他偶尔也无厘头搞笑一下。

切入「诺奖的意义和作用」的正题,库切依然很理论化。「我要说说他们的评奖体系,以及评奖体系在诺奖中的地位。」

「在文学领域,诺奖奖金将授予——我引用一下原文——授予『最近一年来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而且,这里的作品并非指该获奖作家的某一部作品,而是构成其创作整体的全部作品。」库切一板一眼地开始宣读词条。

令库切不可思议的还在于,为什么21世纪的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仍将「理想主义」作为主要的评判准则?

「但近观近几年最新荣获该奖的作家,这一标准似乎已经开始出现松动。」比如,库切说,2004年的诺奖得主艾尔弗雷德·耶利内克,瑞典皇家文学院的授奖理由是「她小说和剧本中表现出的音乐动感,和她用超凡的语言显示了社会的荒谬以及它们使人屈服的奇异力量。」

「其实,每一部作品都是黑暗的。」库切的演讲,以这句话戛然而止。

抗衰老干细胞价格

北京治肿瘤的权威医院

干细胞专家排名

NK免疫细胞能预防癌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