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4:43 阅读: 来源: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一大早,就有人捧着红纸往窗上和门上贴,原本光亮的地板铺了层厚厚的红毯,用金银丝线绣着龙凰呈祥图案的大红喜被被搁上榻,一对鸳鸯戏水枕头,摆在喜被显眼的地方……

清露有气无力地横在贵人椅上,单手支着额头,望着这幕幕扎眼的鲜红,嘴角的笑意越发生浓。

他终于要成婚了!却让人将这些扎人眼的红送到她跟前,是在笑她傻么!

好讨厌,好可恶!

不等那些下人离开,她倏然间从椅上起身,就着那些红艳东西全数扯落在地,就连榻上的被褥也被她扯得丝丝条条……

她像得了失心疯,吓得那些下人忙跑去禀告晨流。

晨流闻之嘴角扯扯,只道:“让她撕吧!”

众人不解地望着这位魔神。

见他眸里溢满了笑意,越发的疑惑。

这个时候,她若没点反应,那才叫他担心,不过,好戏才刚开始,后面的更精彩!

他敛住笑意,唤来手下的魔将,嘱咐那人几句,继而进殿换上新郎服。他一向穿红的惯了,这新郎服与他不过是换换款式,丝毫看不出半点喜气,反倒杀气冲天,似乎不是在办婚事,而是进了修罗场,准备一场前所未有的厮杀。

清露撕扯了会累出一身虚汗,看看时辰,料知吉时已至,无心闹下去。

料到,这会他与妖族公主该是在拜堂了。心口抽痛的紧,猛然一揪,一口鲜血吐出。

她捂着心口,扶着墙一点点往外走。

全然而起的绝望,让她半刻也不想呆下去。廊道里来往的下人脚步匆忙,似乎都在赶着去前殿瞧热闹,连她这个被禁足在晨露殿的人,都能这么正大光明的跑出来也无人在意。

她苦笑着,忍不住随着人流朝前殿步去。

本以为这前殿定是一片喜气洋洋,张灯结彩的,哪知到了这才知,根本就没个喜堂样,反倒觉得是在开堂回神。

殿堂上跪着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背影有点像清露的师兄凡逸。

清露眼皮直跳。

自打那晚溜出眉洛山后,已有几年没见凡逸,没想到会在这遇上他。

等等,师兄怎会在这里?

清露心里的不安越发凝重,见凡逸四肢被缚,又是跪在殿上,心瞬间提到嗓子眼。

凡逸身旁依次跪着妖王萧司和他的妹妹及那位妖族公主。这对兄妹虽没有缚住四脚,但看样子早是瓮中鳖。

萧司有气无力,明显的受了很重的内伤,此时垂头丧气,倒是一副乖乖束手就擒的。

那妖族公主一身凤冠霞帔,明显的新娘装束,却不知为何面色煞白至极,隐隐觉得她在发抖,此时跪在晨流跟前不发一言,然眸底含着股怒意,不时察觉她像是受了什么极大打击。

清露望着如此表情怪异的三人,娥眉紧锁。

只听晨流开口道:“你们是自己动手呢,还是本座帮你们一把!”

他带着一惯风轻云淡的口气,可谁都听得出,言语里杀气极甚。

那萧司抬眸望着晨流,又望望身旁的妹妹,突然昴天一笑,一掌击碎天灵盖,直接魂飞魄散。

“哥哥!”那妖族公主亲眼见哥哥为了自己这般无奈地去死,早已哭成了泪人,她双腿在地上挪挪,直挪到晨流跟前,抱住晨流的一条腿道:“魔神饶命!”

晨流哼了哼,抽出退,拂开她,继而步至殿上的宝座,冲着殿下的魔众道:“将公主带下去!”

立即有人上来将那妖族公主拖了下去,没一会又传来一阵女人的凄鸣。

众人闻声全禁了声。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杀戮,气氛变得极不紧迫。

三人如今只剩下凡逸。

清露素指攥得紧紧,不等晨流开口,忙冲出人群,用身躯护住凡逸,张张口:“要杀他先杀我!”

她虽开不了口,但眸里的怒意已让人猜到她的意思。

她的出现让晨流与凡逸同为一怔,不过晨流很快反应过来,凤眸一眯,盯着她道:“他是该死之人,不是你能救得了的!”

凡逸望着一脸憔悴不堪的清露,没将晨流的话当回事,反将嘴角扯扯,冲清露道:“师妹!眉洛山如今已毁,为兄已是无颜面见师父,倒不如这样去了痛快些!”

清露心底最后一道城墙轰然倒塌,握着凡逸的手臂,张嘴:“怎么会这样?”

凡逸望着她,又将眸光转向一旁一脸寒霜处在走神中的晨流,见晨流的血影剑尚挂在腰际,那剑锋上想必早已殷红斑斑,不知凝满了多少眉洛山弟子的血。思此,凡逸眸底逸出一丝轻笑。

不等晨流回神,凡逸朝血影剑冲去。

晨流被眼前的劲风惊醒,猛然回神,见凡逸朝自己冲来,忙扬出一掌,哪知凡逸竟朝血影剑撞了上去。

“不!”清露惊呼,卡在嗓子眼的那口血,不受控制地喷溅而出。

说来也怪,这一口血吐出后,她发现自己不但能开口说话,就连法力也恢复了。

可是她竟无半点高兴,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凡逸,红唇紧咬,兰指连屈,接连掐了好几道诀,随着周身真气的逸出,掌心里升起一朵红色莲花。那莲花红艳晶亮,却弥漫了浓浓的血腥气。

晨流见之一怔:“血心莲,你是……怎么可能?”

随着血心莲在清露掌中一点点绽放,清露的面色越发煞白。

这血心莲乃用她心头血凝化,又结合了她的本魂和伏魔术。血心莲如同一道撒开的天罗地网,将晨流吸了进去。

晨流呆在层层莲花中,被一道红艳的光罩住,那光圣气极强,纵是他这样的魔也动弹不得。他不敢置信地望着清露,见她气息已不稳,随时都有魂飞魄散的可能,不由开口道:“原来你是这般恨我!最后,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了!”

清露体内的血越来越少,渐渐地身形已透明,却死后着法诀不放:“是你……逼得我恨你!不过……我不会让你独自守苦,我……会陪你!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晨流被她说得心中一跳,想阻止她却已来不及。

只见她兰指接连翻转,身躯瞬间四分五裂,继而化成千万片莲花瓣在空中漫舞。

那每一片莲花瓣都含着她的魂魄,花瓣翩舞间,化成一道道封印,直将红莲中的晨流三魂七魄层层封印。

---- 作者寄语:明日大结局了哈,感谢亲们的相随,今天到此了!

后双桥20吨喷雾车市场价

5米5冰激凌冷藏车厂家批发

锤式破碎机抚顺移动型可逆强击式破碎机供应

制冷设备厂排名东莞制冷设备厂排名

供应北京木纹铝方通价格

西岳华山坐像四海龙王铜佛像电话

安徽货架P形管镀锌P形管厂床铺P形管

南阳废水收集HDPE打孔管厂家安装流程

湘西图形打孔铝单板外墙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