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善友出局酷6背后江湖侠义与资本恩怨局

发布时间:2020-03-10 11:09:34 阅读: 来源: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李善友完全出局酷6,告别陈天桥(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 胡祥宝 7月24日报导

李善友和陈天桥,一个是从东北农村闯出来、光屁股打天下的草莽英雄,一个是昔日中国首富、互联网界入庙堂之高的政协委员;一个是充满江湖侠义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是精明务实的现实派,2人本犹如冰炭难于同炉,但却因视频这一热抛的绣球而生爱,也终究由于视频而分手。

今年7月12日,酷6传媒807万美元回购酷6创始人李善友及其团队所有股分的提议正式获批。自此,李善友完全从酷6出局。

2009年11月,李善友所创办的酷6被盛大收购;2011年3月13日,李离任酷6 CEO;2011年5月18日,酷6裁员大风波袭来,直到折腾到当年7月,裁员风波以N+2赔偿(即工作年限数加2个月的工资)停息;就在当月18日,李辞去酷6公司董事。

如今,正值酷6裁员风波停息1周年,而李善友所持股也在此时全部被回购,李陈两人故事就此划上句号。

短短一年,已事过境迁。

盛大在视频领域晚了一步。2012年6月,陈天桥尚在为亏损中的酷6摇旗呐喊,他高调抛出今年酷6会成为中国最早盈利的视频公司。此时,李善友已绝口不提酷6。

腾讯科技独家得悉,当初酷6被卖盛大自始至终都是李善友1人操刀,其余高管直到消息公布才知晓,而李善友离职也早在酷6被购时就已约定,只是后来由于事迹惨淡而使得下台时间比约定提早了数月。

更有人士指出,李善友或许是当年酷6裁员风波的幕后策划和推动者。

李善友和陈天桥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爱与恨?在此我们复盘李陈二人之间的恩怨,力求将这段幕后故事完全出现,也希望创业者能从中汲取教训,尽快完成从草莽英雄向成熟企业管理人的转变。

虽然腾讯科技屡次致电和短信李善友,希望能听听这位当事人的心声,但对方均未予回应。为此,腾讯科技访问了众多原酷6高管和员工、盛大团体内部知情人和熟习李善友的业内人士,力图尽可能展现真实的幕后。

恩:雪中送炭 是知己更是贵人

创业的关键是顺势而为。2012年7月18日,已是中欧创业与投资主任、兼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创业学教授的李善友发出了如此的感慨,此时距离他完全出局酷6仅一周。

一样,李善友和陈天桥的恩怨也是行业大势使然。

2009年年初,天气仍然酷寒,刚经历过全球经济危机侵袭,国内烧钱的视频行业一片哀鸿:56网、6间房、爆米花等视频网站纷纭因资金断裂而裁员。

此时,酷6面临一样窘境,再过2-3个月就将断粮,李善友心情也降到了冰点。

2009年时,我曾对公司前程完全失望。李善友曾对媒体如此回想到。就在这一年的2月,由于陈天桥,危局有了改观。

经朋友牵线,2009年2月,李善友和陈天桥在上海首次密会接触。

善友,找个时间我们来讨论下互联网行业的事情。这是陈天桥在密会之前发给李善友的第一条短信。

李善友曾公然宣称双方的会面为一见钟情、我们有着共同的梦想、价值观、理念乃至信仰。

但据媒体报道称,密会时,陈天桥直言,酷6其实不符合盛大投资逻辑。我们只投第一名,最差投第二名。而你们(酷6)可能第三或第四,凭甚么投你?

李善友自己也曾坦承,当时酷6的流量、品牌、内容、技术、销售等不及优酷和土豆。

双方起初谈判,精明的陈天桥故意压价,但他的内心对视频有着收购的渴望。

2009年,正是陈天桥构想迪士尼踌躇满志的关键时期,有了盛大游戏和盛大文学,视频是陈文娱帝国不可或缺的一环,但重新打造一家视频网站,时间和精力上都不划算。

除酷6,陈天桥当时还找过数家视频网站寻求并购。与此同时,酷6原有的投资人也在积极寻觅潜伏并购者以求接盘。

终究双方坐地讨价还价,以近4000万美元成交。投资人分析,这1价格非常低廉。对酷6而言,不卖就得死掉,不得已而为之,盛大则捡了大便宜。

在被收购后的1年内,属于李善友和陈天桥的热恋期。

2010年,李善友屡次高调演讲:需要永久感恩陈天桥,2009年,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陈伸出了支援之手!

此时,李将陈视为人生知己。陈天桥不仅是我的知己,更是我的贵人,没有陈天桥就没有酷6的今天,也没有我李善友的今天。

也正是借助盛大旗下的华友世纪,酷6得以曲线上市。在李善友四周公然宣扬酷6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民营视频网站之际,优酷和土豆都还奋进在上市的漫漫路上。

怨:失败结局从第一天就已注定

但是,短曲终,人离散。2011年3月13日,李善友离任酷6 CEO,双方蜜月期结束。

结局从合作的第一天起就已注定,两个人的性情截然不同,矛盾产生是早晚的事情。一名熟习李善友和陈天桥的业内人士如此强调。

在前酷6员工心里,李善友讲求人情,重兄弟义气,是酷6的精神领袖。他人叫他老大,他也爱用兄弟称呼人,颇有几分江湖侠义。

我是李善友,仁慈的好朋友。这是李善友开场白的经常使用辞汇,现实中,李善友确切善于结交朋友。

土豆网1员工表示:虽然公司层面是敌人,但我个人一点也不讨厌他,喜欢他的凝聚力和仗义。

原酷6总编辑陈峰说:李善友基本上不靠职场原则来和身旁的人相处,而是靠江湖义气和个人感召力来带队。

成也江湖义气,败也江湖义气。创业时候,自己说了算,李善友的江湖侠义,起了很好的鼓舞士气的作用。但在盛大参与以后,人情和职场、资本元素搀杂在一起,团队们有所失落,潜伏问题随之滋生。

由于很多兄弟情谊的人加盟,公司人员较为臃肿。据传,酷6当时的销售人员最高达200人,多于优酷和土豆。

比较之下,陈天桥风格强硬,任人喜欢亲人和同乡,喜欢本钱杀手和履行高手。陈收购公司的策略是:先低价买入,再看事迹,不合格,就换人。

而李善友在盛大接盘酷6后,采取了豪赌的高举高打策略。据腾讯科技得悉,在被收购之前,由于缺少资金,李善友对市场推行费用卡的极其严格。收购后,其市场推行费用是同行的2-3倍,很多是不必要的大手笔开消。

李善友当时买版权也出手阔气,间接推高了价位,一度让对手们极其恼火。

此前,依照众多媒体的说法:对酷6公司长远战略,李善友偏向做影视剧,陈天桥却想做本钱较低、他自己一直情有独钟的视频新闻。

由于陈天桥早有新闻情结,2005年3月,陈就曾发动参股新浪的偷袭行动,未果后投资了几家新闻网站。

性情和个人喜好的打法不尽相同,为后来两者间矛盾埋下了伏笔。

坊间传闻,在盛大收购酷6不久,陈天桥曾屡次给李善友打电话指责李的不足。你们网站的内容比优酷差远了类似的批评屡屡出现。

知情人士泄漏,李善友离职早在酷6被收购时就已和陈天桥约定,只是后来时间比约定提早了数月。陈天桥身旁的人也表示,对李善友的不满,陈天桥已忍了好几个季度,直到糟事迹的表露,刺激陈天桥必须快刀斩乱麻。

2009年,陈天桥给了李善友3亿元,酷6在资金实力上不输给市场前两名的优酷和土豆。

从账面看,1年后,李善友将这3亿元打了水漂,高打高举的激进版权卡位策略并未获得成功。

酷6财报表露,2010年酷6营收2030万美元(广告收入1440万美元),亏损额却达5150万美元,是营收额的2.5倍。而比较同时期,优酷仅广告收入就高达5870万美元,而酷6的本钱支出超过6000万美元,接近优酷的7040万美元。

因而2011年3月,李善友被迫提早下台,毕竟对酷6的巨亏,其难辞其咎。

虽然后来优酷的发展证明影视剧的线路正确,但陈天桥当时已对李善友失去耐心,换人燃眉之急,以至于在未找到适合CEO之际,让视频门外汉、盛大首席投资官朱海发暂代。

利:李善友独乐乐

故事本来随着李善友的离开而结束,毕竟在中国,一家公司被并购后创始人离开屡见不鲜。

但是,接下来震动业内的酷6大裁员,将故事推向了另一个高潮。

2011年5月,在李善友离任CEO的2个月后,酷6大裁员。

本来裁员习以为常,但陈天桥没有想到,那时正值微博火爆,离职员工在微博上延续声讨,在舆论上达到了裁员史前所未有的爆炸效应。

这场风波貌似和已下台的李善友无关。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带有侠义气味的李善友是酷6的灵魂人物,李的离开,还在感情上让员工难以接受,而此时冷面的陈天桥又过于强势,快刀斩乱麻激起员工不满。

另外,由于李善友的掌舵的酷6带些江湖气,有些事1拍板就定,内部职权设置存在交叉冲突。原有的领袖凝聚力的失去,让潜伏后遗症日趋凸显。

走到今天,我用尽了我全部的力气,我已是熬干的药渣,而(朱)海发(当时酷6代理CEO)是一剂新药。李善友在2011年3月11日离开酷6网后致全部酷6员工的告别词暗示出酷6在李的统帅下,已衰落。

2011年,5月20日,正值裁员高潮之际,李善友在微博中写道,连续两天打开书本,一个字也看不进去,却看到一颗颗活泼、高昂不屈的心。子在川上曰:相煎何太急!

一名盛大员工告知腾讯科技:被誉为京城10大讲师之一李善友口才和文彩极佳,这是李打出的苦情牌。那时,主流舆论认为李是一个受害者的角色,但其实真正心痛的应该是陈天桥。一个自己看好而买入的希望,却逐日挖肉一样的亏损,无异于锥心之痛!

在上述人士看来,理性分析,陈天桥的裁员是正确之举,不能一直拿盛大兄弟们赚的血汗钱来弥补酷6这个窟窿。

收购酷6是陈天桥1桩投资买卖,追逐利益天经地义,延续亏损,人员臃肿,裁员下台是天经地义。

而面对李善友扔下的烂摊子,如何改变?要末开源来增加广告收入,要末节流以紧缩开支。开源难以一挥而就,节流却能吹糠见米。

更有人士指出,李善友或许是当年酷6裁员风波的幕后策划和推动者。在他看来,虽然李善友已辞任CEO,但直到2011年7月,李善友仍是酷6公司董事,掌握一定的话语权。

不过,上述说法也许只是局外人的猜想和臆想。对此,腾讯科技向李善友发短信和邮件求证。截稿前,未得到李善友的回应。

目前,盛大在酷6这个资本押注上仍在亏损。除陈天桥,酷6此前的投资人也是受害者之一。

依照公然表露的数据,在被盛大收购前,酷6共融资两轮,金额共4500万美元。一般而言,两轮融资投资人约占酷6总股本的40%,据此估算,当时酷6估计到达近1亿元,4000万美元出售,投资人巨亏。

但据腾讯科技得悉,酷6两轮实际融资额度为近2200万美元,实际估值则为3300万,和卖给盛大的4000万美相比,先入足的投资人获利颇微,如果先期的投资者没有退出,酷6市值被缩水后,损失更大。

有不愿具名的投资人认为,在酷6大溃败进程中,李善友是唯一的获利者。酷6亏损的资金来源于盛大,终究出局后其个人仍获利近700万美元(除去团队所持股估算)。

消息人士说,李善友的旧部高管持股比例较低(近占10%),在股票被回购后,所取得财富较少。现实中,随着酷6的衰落,基层员工期权已基本沦为废纸。

创业喝二锅头,散伙喝茅台。不过,眼下只有李善友一人喝的有滋有味。至于其中缘由,或许正如业内人士猜想:在被出局酷6的整体风波中,李善友闭口不提个人不爽,也许正是因自己获利,得了便宜不能再卖乖。(完)

成都到东兴物流公司

成都到安庆物流价格

成都到防城港货运公司

成都到哈尔滨货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