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违法边界尚未明晰退市制度难发威

发布时间:2020-10-17 00:53:10 阅读: 来源: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违法边界尚未明晰 退市制度难“发威”

虽然阻力重重,但酝酿半年多的新一轮退市制度改革仍然正式启动。  证监会近日发布《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同日,沪深交易所也针对退市改革有关内容,对股票上市规则进行了相应修订,并同步公开征求意见。

相较现行退市制度,新的退市制度更加完善,且退市标准越来越与海外成熟市场的国际惯例对接。更为重要的是,完善退市制度,是推进注册制改革的重要配套制度安排。  在市场看来,这是一个信号,也是一个方向,尤其是在IPO二度开闸期间,监管层此举颇具深意。  注册制终结“壳资源”炒作  新一轮改革对退市制度的重大调整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健全了自主退市制度,二是实施重大违法公司强制退市制度,三是对重大违法退市的民事赔偿做出了安排。  不过,就其可操作性安排而言,外界仍然对新的退市制度能否有效执行存有疑问。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当前A股实行的是审批制而非注册制,所以上市公司壳资源仍是稀缺资源,强制退市乃至主动退市都难以常态化。只有当注册制有效推行实现IPO市场化后,”壳资源贬值,炒壳重组游戏才会逐步消亡。  对此,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也坦承,目前,股票发行等制度还处在改革进程中,壳资源还存在一定的价值,“强制退市难,主动退市少”的问题在短期内恐怕难有根本性的扭转。  长期以来,有部分投资者热衷于炒作业绩差的公司和所谓的“壳资源”,究其根源,除了投资者怀有“一夜暴富”的念头以及盲目跟风的投资行为之外,主要原因是中国证券市场上一些业绩差的公司不断演绎着“不死鸟”的传奇,大量ST板块的上市公司通过资产处置、债务重组和政府补贴等多种方式进行利润操作,规避了现有退市制度。这种状况助长了投资者非理性的投资行为,认为尽管公司连年巨亏也不会退市,从而豪赌借壳重组寄望获取暴利。  “注册制必将带来大浪淘沙的市场新秩序,‘上市难、退市更难’将转换成‘大进大出’的新格局,因此需要建立相应的高效的退市制度。”董登新表示。  细化违法边界VS“重罪轻罚”  在此次颁布的《意见》中,最大的亮点是对“重大违法公司实施强制退市”。  《意见》明确,对欺诈发行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公司实施暂停上市;对重大违法暂停上市公司限期实施终止上市。对于重大违法暂停上市的公司,原则上要求证券交易所在一年内作出终止上市决定。  其实,《证券法》中早有关于“重大违法行为”暂停上市的相关规定。然而,此前由于缺乏明确的标准,才使A股市场上被查处的违法者仍然逍遥法外,让退市制度陷入尴尬境地。  不过,《意见》没有对重大违法行为的违法内涵与边界做界定,比如,什么是欺诈发行,什么是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董登新认为,“这些都有待监管层进一步细化,并出台相关配套方案。”对于这两种违法行为,《意见》对其处理结果截然不同。欺诈发行将被限期终止上市交易,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若在规定时限内全面纠正了违法行为、及时撤换了有关责任人员、对民事赔偿责任承担作出妥善安排的,其股票可恢复上市交易。  如果比照新的退市制度,万福生科 、南纺股份都应当被列入强制退市之列。  万福生科是典型的欺诈发行。其在2008年~2011年间虚增收入7.4亿元、虚增营业利润1.8亿元并虚增净利润1.6亿元,最终处以警告并罚款30万元;南纺股份上市之后连续五年大幅虚增利润的情形,则属于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据本报记者了解,退市制度的新规定不会追溯既往,这使万福生科等造假者或将逃过一劫。  新一轮退市制度改革对“重大违法公司实施强制退市”的新规,刚刚让投资者看到一丝曙光,瞬间即被新中基 (000972.SZ)的“重罪轻罚”打破,这或许是对监管机构极佳的讽刺。  新中基7月9日公告称,因通过设立隐形空壳公司虚构业务,6年虚增净利2.2亿元,被证监会罚40万元。消息一出,市场哗然。新中基业绩造假的“重罪轻罚”无异于在变相鼓励造假。更过分的是,新中基连续造假的目的就是为了保住上市公司的资格。早在2006年~2008年,新中基已经连续三年巨额亏损,只有靠虚增利润才“扭亏为盈”,如果不造假早应该被退市。  新中基的重罪轻罚也暴露出A股市场违法成本过低的制度缺陷。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不对造假的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处以重罚,退市制度的贯彻落实或将成为一纸空文。  瑞银财富管理北亚太区首席投资总监浦永灏表示,“审计署审计结果显示,过去很多国企和上市公司都曾经出现故意瞒报利润的情况,这一行为本身就伤害中小股民的利益。监管机构要做好公平公正的裁判。从这个角度说,监管机构应该完善退市制度,这样只要依法办事就可以了。”  退市制度的司法效力缺位  事实上,强制退市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特别是如何做好投资者保护一直是退市过程中的一大难题。在引入重大违法退市标准之后,这一问题尤为突出。  邓舸表示,投资者保护措施的完善也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小投资者因为公司退市可能会受到利益损害,退市会给市场带来阵痛,这是推进市场化改革必须付出的成本。  本报记者注意到,《意见》特别引入民事赔偿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突出强调了“重大违法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而非“退市公司”的民事赔偿责任,要求重大违法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不过,改革方案对于投资者保护及退市民事赔偿责任的内容只是简单地要求重大违法的上市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应该依照《证券法》的规定赔偿投资者损失,或者根据公开承诺内容及其他协议安排,通过回购股份等方式赔偿投资者损失。对于有哪些情况涉及到赔偿、该如何赔偿、该参照什么股价来回购股票等都尚未明确。  对此,董登新直言,目前,上市公司的维权与索赔在很大程度上是行政干预在起作用,但这种行政干预只能是一种过渡性的安排。本次退市制度征求意见稿也是“一个单纯的中止上市的架构性指引,对于实施民事赔偿方面,证监会很难从司法的角度做出完全的赔偿制度与安排”。  董登新强调,上市公司的民事赔偿还要走司法通道解决。比如,投资者利益保护、责任追究和损失赔偿等机制,应该在司法环节进行强化,通过引入类似美国的投资者集体诉讼制度,追究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当事人责任,为投资者提供救济渠道。

英国alevel是什么

ib数学辅导

英国alevel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