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艾因贾鲁战役的详细战斗经过对历史有着什么影响

发布时间:2020-02-26 18:08:13 阅读: 来源:搅拌站除尘器厂家

艾因贾鲁战役的详细战斗经过?对历史有着什么影响

1260年7月26日,马木鲁克先头部队在拜伯尔斯(Baibas)统率下离开埃及前往巴勒斯坦,击溃了加沙一小支由拜答儿(Baidar)指挥的蒙古军。阿迦的法兰克人不但未帮助蒙古军,反而允许马木鲁克军过其境并在阿迦城下补充粮草。依据多桑蒙古史,

忽都思的马木鲁克本部约1万2千人,叙利亚阿拉伯人与突厥蛮部若干人. 最后组成一支联军,联军数目争议较大,从12万到3万不等,史学界一般认为是3-5万之间,忽都思大军借道十字军控制的加沙地区,向叙利亚进发。

1260年9月3日,马木鲁克骑兵和蒙古骑兵在今天巴勒斯坦那布卢斯附近的艾因·贾鲁平原交战。蒙古军队经过几十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已经患上了“胜利病”,其症状是骄横狂妄,轻敌冒进。蒙古军队的野战能力威名远扬,旭烈兀西征大军一路势如破竹,阿拉伯军队被蒙古军威所震慑,不约而同地选择固守坚城,避免野战,这样导致的后果就是蒙古军队大大低估了阿拉伯军队,特别是马木鲁克骑兵的野战能力。怯的不花虽然是旭烈兀麾下的头号悍将,但在艾因·贾鲁战役开局显得盲目自信。他引军仓促上阵,并率先发动进攻。

拜伯尔斯军团的任务就是佯装退却,将蒙古军队引诱进忽都思设下的陷阱。这一万马木鲁克骑兵稍作抵抗,就向山谷内撤退,而蒙古军队紧追不放,冲进山谷。如果怯的不花细心的话,他应该能发现后撤的马木路克骑兵秩序井然,根本不像是战败的模样。可惜怯的不花和他手下的蒙古将士一样,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毫不起疑地闯进忽都思的包围圈。拜巴斯军团迅速回归本阵,这样马木鲁克阵营的全貌展现在怯的不花眼前。1万马木鲁克骑兵排成六公里长的阵线,中间厚两边薄,呈内凹的新月形,目的是充分发挥弓箭的密集火力。忽都思在中央指挥全局,拜巴斯统领右翼。部署在两侧群山里的轻骑兵这时也冲了出来,形成对蒙古军队的三面包围。

发现自己被包围以后,蒙古军队出现了短暂的慌乱,仆从的叙利亚部队直接离开了战场。怯的不花迅速判断战场上的形势,立刻命令蒙古军队的两个万人队各以一千亚美尼亚铁甲骑兵为先锋,向马木鲁克阵营薄弱而突出的两翼冲击。怯的不花率队,向马木鲁克阵营的左翼猛扑过来。冲锋的蒙古军队遭到来自前方和侧面遮天蔽日的弓箭齐射,损失惨重,蒙古骑兵体现出高度的战术纪律,不顾伤亡向前冲击。马木鲁克阵营两翼的骑兵看到蒙古骑兵舍生忘死,迎着一波又一波的弓箭齐射冲了过来,有些蒙古骑兵身中数箭依然狂呼向前,不禁胆战心惊。眨眼间蒙古军队就冲到跟前,亚美尼亚铁骑组成的前锋以楔形突进马木路克阵营两翼,而蒙古轻骑兵跟在后面飞快地放箭,重骑兵则拔出马刀左劈右砍。本来就缺乏信心的马木鲁克骑兵逐渐丧失斗志。拜巴斯统领的右翼还能勉强支撑,而左翼面对怯的不花亲率的蒙古骑兵,受到极大的压力,已经开始溃散。两翼骑兵战斗意志的动摇像传染病一样扩散到中央,整个马木路克阵营都开始后退,局势危在旦夕。

忽都思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大军已经接近崩溃,将头盔掼到地下,大呼“为了伊斯兰!”,单人匹马冲进蒙古军阵中,挥舞着大马士革弯刀大力砍杀,所向披靡,至少砍死有十几个蒙古骑兵。忽都思孤注一掷的英雄主义行为唤起了马木路克骑兵的勇气,他们只犹豫了片刻,就狂呼着冲了上去,用弯刀同蒙古骑兵进行激烈搏斗。事实证明,马木路克军队先前的败退纯粹是怯战的心理在作怪,一旦他们恢复了自信心,立刻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蒙古溃败

在近战中,蒙古骑兵引以为豪的骑射根本无法发挥,而单兵格斗又是马木留克骑兵的拿手好戏。马木留克骑兵精湛的单兵格斗优势渐渐显示出来。蒙古军队伤亡渐增,开始现出败象。怯的不花的随从劝他撤退,但他妄图扭转战局。怯的不花亲率自己的卫队发动反冲锋,结果身中数箭而亡。失去主帅的蒙古军队军心涣散,开始夺路而逃。马木留克骑兵追出十二公里,在一个叫贝珊的地方将蒙古残军团团围住。蒙古士兵全部下马,用盾牌组成环行防线,以强弓精准地射击敌人,给马木留克军队造成相当大的伤亡。蒙古士兵弓箭用尽以后,被马木留克骑兵冲破了盾牌防线,全部战死。

战役影响

怯的不花大军覆灭的消息传到大马士革,留守的蒙古将士纷纷弃城逃跑,数天后忽都思率领大军胜利开进大马士革。艾因·贾鲁战役是蒙古军西征首次重大失败,此役阻止了蒙古军西侵的步伐,蒙古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就此终结。马木鲁克王朝实力迅速增长,后续数次与蒙古军及十字军征战中逐步收复地中海东岸地区,1291年攻克十字军最后堡垒阿克城,马木鲁克王朝被视为伊斯兰世界真正的捍卫者。

怯的不花死亡

1260年,9月3日,在泽林附近的艾因加鲁特,怯的不花的军队被击溃,但是他保住了成吉思汗旗帜的荣誉。施拉特写到:“在热情和勇气的驱使下,他骑马冲去,拼命砍杀左右之敌,给予敌军强有力的打击。人们徒劳地劝他撤退,他不听这种劝告,说'宁死不退。若有能见到旭烈兀者,可告诉他,怯的不花不愿可耻的撤退,宁以身殉职。希望可汗不要为损失一支蒙军而过度悲伤。就让他这样想:就当士兵的妻子们一年未曾怀孕,他们马群的母马一年未曾产驹。祝可汗幸福!”拉施特继续写道:“尽管士兵们都离开了他,他继续与上千敌人作战,最后因战马跌倒被俘。”双手背绑于身后,他被带到忽都司面前,忽都司侮辱这位征服者说:“你达到了许多王朝,现在你落网了!”这位聂思托里安教的蒙古人的回答值得载入成吉思汗国的史诗:“如果我死在你手中,我认为这是天意,而不在于你。别为片刻的胜利而陶醉。当我死的消息传给旭烈兀汗时,他的愤怒将像沸腾的大海,从阿哲儿拜占(阿塞拜疆)直到埃及的大门口的土地将被蒙古马蹄踏平!”他嘲笑这些靠机会当上王的马穆鲁克苏丹们,谋杀前任是他们通常夺取王位的途径:“我终身是旭烈兀汗之臣仆,不像你们是君主的谋杀者!”接着,他被砍下了头。

北方文学

青岛大学学报

云南化工